金钟 50:暗影前方是否有光?(上)

2020-05-29 07:57:37 来源:乐园星空872人评论

金钟50

今年是扩大举办的金钟 50 週年,几部公认的热门优质戏剧《16 个夏天》、《出境事务所》、《麻醉风暴》、《妹妹》等都风光入列,硬撑起了 50 週年的门面。但与此同时,金钟评审针对综艺圈发出的失望之语,却造成两极化的反应,产业内外的心情竟截然不同,此事究竟该从何说起?

◎ 藏镜人评审 真有口味偏好?

其实这次的金钟争议,早在入围前就已有先声,有趣的是,刚好是由综艺圈大哥大王伟忠所发起。在金钟公布入围之前、中视邀王伟忠与沈春华展望金钟 50 时,王伟忠就表示金钟奖很难看,把商业跟艺术作品摆在一起比相当不合理,他指出就像奥斯卡跟坎城影展的片子没有人会拿来比;沈春华的说法比较温和,她认为应该从观众的角度製作更多优质或流行的节目。

王伟忠的说法其实有待商榷,奥斯卡和坎城虽然各有明确不同的口味,但举例来说,《暗黑冠军路》就是拿下坎城也入围多项奥斯卡的作品──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不是奥斯卡的口味,最后不可能得奖,但并没有「不能一起比」的逻辑。刚颁完的艾美奖同样告诉我们,美国电视也没有在分什幺商业艺术,古装史诗大片《冰与火之歌》、走乡土剧商业斗争的《嘻哈世家》和关心社会议题的监狱剧《铁窗红颜》等,一样可以同台竞争。

foxcatcher_new_quad《暗黑冠军路》就拿下坎城最佳导演奖,并获得奥斯卡多项提名

那为什幺台湾电视人会有如此强烈的「金钟奖标準不一」、「应该要商业艺术分开」的想法呢?笔者认为这跟去年就指出的金钟评审组成有关。每年金钟评审都是一群藏镜人,而过去的总召是没碰过电视的电影导演虞戡平,今年又是影评人蓝祖蔚,每次给出得奖理由的都是面目模糊的「金钟评审」,大众始终不清楚他们的底细,只知道评审的口味偏电影(如同我去年依此可直接猜出最佳戏剧会给谁一样),常常不是电视从业人员,且每年选出来都是偏向非商业剧。

去年我就说过,比起艾美奖由电视从业人员评选,今年甚至更扩大可投票人数、讲求大众基础的作法,台湾金钟奖不但有过度精英化的组成,还有明显的电影口味偏向,对于电视产业而言是疏离的,他们在意的是符合他们心中美学的东西,很少看见他们针对产业做出评析──就如同蓝祖蔚对现今台湾综艺的批评,停留在路人、网友层次的「难看」,却无力从整体产业面作出反省。

于是激起台湾综艺圈乃至演艺圈的同仇敌忾,为什幺詹仁雄说台湾综艺末日大家只是默默同意,蓝祖蔚讲这话会让同群人气得半死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乃因长期以来金钟评审始终是高高在上的一群人,他们大多没做过电视产业,也看不出他们对于产业的关心与付出,就跟跷腿吃鸡排然后在网路上冷言冷语、说台湾电视就是烂爆了不用救的网友差不多。

也难怪不少人表示,本週末最期待的不是得奖名单揭晓(反正金钟评审就是玩自己的),而是评审名单的公布。

◎ 今年的口味偏好在哪?进步还是退步?

16summer-KVA

今年热门戏剧《 16 个夏天》、《出境事务所》、《麻醉风暴》、《妹妹》等都入围多项,是否表示评审进一步向大众口味靠拢了呢?

我个人看来不是,只是今年这几部刚好兼具评审固定美学需求及观众喜好特质,所以看起来比较符合大众口味。

事实上,整体看下来会发现,不说已经不玩了的民视,今年不但三立比往年惨,最大遗珠《徵婚启事》更重蹈去年《热海恋歌》覆辙,只入围一个配角演员和灯光奖。由此看来,今年金钟评审似乎以更严厉的手腕,惩罚他们心中的「爱情偶像剧」,遑顾实际拍摄的水平与对题材的深入辩证。《徵婚启事》编导演俱佳,拍摄成果比起前述几部戏绝对足以等量齐观,最后竟落得这般下场。《徵婚启事》的全面溃败,多少能说明三立每年的不满或许有其道理──毕竟爱情题材没有绝对的好坏对错,重点在于怎幺写、怎幺执行。

今年评审强烈的题材偏好,比起往年有过之而无不及,对于爱情剧惩罚的另一端,则是强烈地扶植他们认为的「新题材」,除了今年很夯的「职人剧」,还特别奖励了具推理色彩的戏。

麻醉风暴

《麻醉风暴》固然是执行面跟题材面都没话讲的好剧,入围多项可以理解,但同样具推理性质、评价并不整齐的《鉴识英雄》和《新世界》,也入围多项主要奖项,实在令人难以平复。《鉴识英雄》的演员都是好演员,但因出身各有不同,演法有些南腔北调,竟然同时入围男女主角,已经有些难以服众;《新世界》更是前期就已执行不良,后期整个崩坏,还能入围重要奖项,也难怪网友群起攻之。

支持新题材不是坏事,但支持到如此偏颇,怎不让人觉得评审有种「既有的台湾剧种就是烂」的心态,所以只要是新的就是好?或是他们心中的一把尺真的丝毫不关心观众市场,也不关心执行面的好坏?甚至是因为分不出什幺样的电视剧拍得好或不好(或是觉得好不好看并不重要),乾脆只看题材?反正他们也不用看完整部戏,只要看精华剪辑。

连原本就有一定评审群众基本的艾美奖,都进一步向更主流民意靠拢了,台湾的金钟奖究竟何时能与时俱进?今年公布评审只是婴儿学步,未来如何纳入更多电视从业人业甚至观众意见,才是奖项是否能更有公信力,甚至进一步对产业发挥力量的关键。毕竟一个产业的奖项,本来就是用来鼓励相关从业人员,而不该只是反映几个人的品味而已。

◎ 最佳新人 非战之罪

14b53cf75e600000ca6d831425da33c6表现出色的新人演员方靖

再拿今年重新开办的「最佳新人奖」从缺争议为例,亦可看出为何金钟评审小圈圈制有待改进。

受到过去几年金钟男主角的人选争议影响,今年重新开办「最佳新人」原是好事一椿,却因为从缺,反而导致更大的不满。难道台剧新人真的少到填不满一个奖的入围吗?这似乎跟观众的主观感知落差很大,毕竟台湾戏剧的现况是人才出走,新人辈出,随手一捞都有不少新人出演的好角色,光是去年《妹妹》的安哲和《徵婚启事》的方靖,就已艳惊四方。

台湾优秀的新人绝对没有这幺少,问题其实卡在金钟评审脑袋转不过来,囿于每个奖一定要归类到长剧或迷你剧的僵化思考,结果设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报奖标準:新人演员必须是在长剧中第一次演主角或配角,才符合资格;如果是在迷你剧或电视电影初次演出主角配角,不能够报名最佳新人(若之前演过迷你剧/电视电影的主角配角,但没有演过长剧,也不能算是有新人资格。)

举例来说,去年演出《摩铁路之城》女配角的欧阳妮妮,该剧是她第一次演出电视剧配角,但她演的是电视电影,所以不能报新人奖;假如她今年第一次演长剧的主配角,又会因为她去年已经演过电视电影的配角,所以不算新人。

摩铁路之城照这游戏规则,欧阳妮妮怎样都无法报新人奖

这个莫名其妙的设计,完全无视现在的台湾影视现况。其一,台湾长剧若扣除向来评审特别眨低的三立民视,每年的产量惊人的少,又得是在这些少数的长剧中初次演出的演员,数量当然少。其二,就现况来看,电视电影或迷你剧,本来就是台湾新演员最容易进入发挥的舞台。现在的设奖标準竟然把出产最多潜力新人的沃土毁弃,甚至连出身电视电影、首度跻身长剧的好演员也不行,这种奇怪的报奖标準,造成符合报名资格的新人演员变少,而非优秀新进演员真的那幺少。

原本为了多鼓励新进演员而设的奖,却有一个摒除绝大多数需要此奖肯定的新演员的报奖逻辑,导致最后报名人数不足、入围从缺这样最差的结果,金钟评审僵化而昧于现实的古板做法,怎不叫人气结?

金钟 50:暗影前方是否有光?(下)

延伸阅读:

第50届 电视金钟奖完整入围名单

不能白白被骂──写在金钟50之前「要救产业还是救电视台?」


【成为重击会员】

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!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,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、讲座、电影票等专属好礼,週週抽週週送

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:http://eepurl.com/gfJSjb


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

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!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,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;更棒的是,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。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,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!11/8 快把假排好,我们一起散步去➡️ https://wwr.kktix.cc/events/2019lucfest-4gwr2a

最新图文推荐